曹章武曾公开表示

2020-04-29 09:57

此外,店租飙升、税费高也被实体书店所诟病。曹章武曾公开表示,纸老虎金源店9年累计上缴2400多万元税款。如果开书店是免税的,这2400万元足够再开5家店。

去年,北京单向街书店因为无法承受租金上涨的压力,从蓝色港湾搬到了朝阳大悦城,这已经是这家书店成立8年来的第二次搬迁,每一次搬迁都伴随着原有读者群体的部分流失,只有那些真正热爱书店氛围的读者,才会随着书店搬迁而追逐。单向街的店长武先生说,光靠卖书很难做到收支平衡,现在重点做的是餐饮和创意产品销售。

回忆起儿时的读书经历,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的李婷婷十分怀念。说起学校附近就快关门的野草书店,她更是感慨:“总觉得书不仅仅是一种商品,书店都开不下去了,好像学校周围的文化气氛也少了那么一些。”

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的不止野草书店一家。近年来,随着电子商务的迅速扩张,实体书店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寒冬。2010年,号称“全球最大全品种书店”的北京第三极书局开业仅三年就被巨额亏损压垮。2011年,京城著名的人文社科类书店风入松倒闭。同年,号称“拥有全国最大连锁渠道”的光合作用书房,因房租和人力成本上涨,关闭了其在北京所有的直营门店。

据北京开卷公司公布的《2012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2012年中国实体书店零售渠道销售额335亿元,比上一年下降了1.05%。这是自有数据统计以来,图书实体零售同比首次出现负增长。报告认为,实体书店首现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网络书店抢走了市场份额。从全国范围来看,民营书店受到网店的影响尤为严重,销售量下降5.32%。

消失的文化地标

压垮骆驼的稻草

差不多在与野草书店宣布关闭的同时,民营连锁书店纸老虎公司董事长曹章武也表示,“最多再撑3个月,到10月份,如果国家的扶持政策再不出台,我们只能选择关门。”据不完全统计,2007年以来,中国民营书店减少了1万家。

打造阅读生活方式

“阅读就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田先生现在每个周末仍喜欢溜达到三联书店看书。“以前,三联书店看书的人都是一种景观。他们席地而坐,坐在楼梯上,坐在书架边,只要没摆书的地方就有坐着看书的人。现在很多书店开辟了专门的阅读区,准备了桌椅供读者使用。”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东门附近的野草书店因为经营难以维系而宣告即将关门。消息一经传出,在微博上被转发两万多次。有网友悲观地说,这不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实体书店即将消亡。

参加过多个读书沙龙活动的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程林表示,阅读体验是他在选择书店时最看重的因素。一个充满人文气息、轻松而有趣的阅读氛围会吸引他不时到书店逛逛。“我参加过单向街举办的梁文道先生的读书会,获益匪浅。”